郑恺获最受瞩目男演员| 央视主播胡蝶疑秘婚陆川| 3年完成4年课程| 称贪欲致其死亡| 自黑我们很丑(图)| 是我们在养活导演和制片人| 国产片创意枯竭?西游已拍烂| 全球票房破10亿| 尔冬升执导民初大片| 四主演曾是大学同窗(图)| WBR| 黛玉蒋梦婕解约| 杨若兮| 小飞侠| 刘亦菲听Hip-Hop跳舞| 《暴走神探》| 没人在认真做| 已进军演艺圈(图)| 泽尻英龙华被曝因吸毒停工| 身着粉色婚纱手拿鲜花| 杨阳洋穿唐装变“谐星(图)| 春晚28年经典回顾| Angelababy穿学生装背双肩包| 新节目| 王菲演唱会刘嘉玲| 7号房的礼物| 好莱坞手法打造犯罪剧情大片| 马天宇与宋茜互相催婚场面温馨| 走红法宝| 衬衣崩开露出内衣(图)| 幸福晒合影(图)| 董洁方曝潘粤明嗜赌成性| 引多方猜测(图)| 欧阳娜娜与刘昊然同台超默契| 未来只演熟女| 黄景瑜熟练| 共画鬼魅妆容秀恩爱| 老公忙护女儿| 获清华北大研究生保送(图)| 能量注入|

烟台2017年妈祖诞辰祭典将在天后行宫举行(图)

2018-10-22 10:52:30 来源: 看客
0
分享到:
T + -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“中国硅谷”的生存困境。



说起后厂村,也许是老北京人的知识盲区,但它还有其他相对气派的名字 —— “中关村软件园2.0”,或“中国硅谷”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位于五环外的后厂村。


这块位于五环外的飞地,面积仅2.6平方公里,却坐拥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半壁江山。途径后厂村路,能看到成堆的科技巨头公司:百度、腾讯、网易、新浪、滴滴、联想……


一个更为惊人的数据是,2017年,园区每平方公里产值达805.4亿元。


有媒体这样描述,“中国单位经济产出和智力密度最高的地方,关键词包括巨头科技公司、码农、高学历、高薪资、平均年龄29.2岁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从百望山俯瞰后厂村,百度、腾讯、网易、新浪挤在同一个十字路口。不远处的高楼群是“睡城”回龙观。


但工作于此的年轻人,更喜欢“后厂村”这个称呼。


五环就像一道墙,将形形色色的互联网人隔绝在了尘硝之外。无论月薪八千还是五万,无论产品经理还是程序员,都共同承受着这里的荒芜、拥挤与忙碌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后厂村路口。




感觉身体被掏空


子寒记得,接到面试通知后,她换乘了两趟地铁来到西二旗站,紧接着骑了20分钟的共享单车,耗费足足两小时后,才瞧见那栋写着“网易”二字的灰色大楼。


“当时觉得真的太远了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一条通往网易的无名小路。


中文系毕业的她,同时面试了一家位于望京的媒体公司,对方虽然宣称“待遇不错”,却只给出了网易三分之二的工资。


选择不算太难。为了离公司近一些,子寒从东五环搬到北五环外的大型社区回龙观,即神曲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唱的那座睡城。


每个工作日,她如同一颗透明的水滴,汇入从回龙观涌向后厂村的滚滚人潮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西二旗地铁站的早高峰。


尽管两地之间只隔了五公里,却是无比魔幻的五公里 —— 无论骑车、打车,还是地铁换乘公司班车,都得扎扎实实地耗上一小时。


上班如同一场漫长的征途,吞噬着子寒的时间与精力。“这里的人不管皮肤多好,都一定有眼袋,因为大家睡眠都不够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早高峰时期,西二旗地铁站外的人流。


网络上流传着一个著名段子 ——


问:制约中国互联网未来10年发展的最大瓶颈是什么?


答:后厂村路。


这不是玩笑,几乎每个“村民”在上班途中,都要经过这条“死亡公路”的洗礼。后厂村路长度仅为4公里,一端连着西二旗,一端连着百度、网易、联想、新浪、滴滴等大型公司。保守估计,每日通行的人流在10万以上。


在公交、大巴、汽车与共享单车的围剿之下,作为园区内唯一一条规整的主干道,后厂村路速度常年低于20km/h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西二旗大街,通往后厂村方向的一侧挤满了人与车,另一侧空空荡荡。


在百度担任新闻编辑的周旭,家住房山,上班需要跨越一整座城市:倒3趟地铁,途径25站,历时2小时。


“我回一趟老家保定,才坐50分钟的高铁。”


为了节约时间,周旭规划了最短的搭乘路线,该从哪个电梯下楼,走进哪个车厢,出来正对着哪个电梯口,都了如指掌。


只是再精准的规划也抵不过疲惫,他经常因为睡得太沉,错过下车的站点。“回去之后太累了,什么都不想干,就想躺着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在地铁上打瞌睡的周旭。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晚上十点半,西二旗地铁站内,转乘昌平线的人流。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有时候,进了地铁也不意味着下班。晚上10点,一位在西二旗地铁站就地办公的小哥。




不是每个程序员,都月薪五万


吕锐说,他不是那种月薪五万的西二旗程序员,他在百度里的级别为T3,“应该属于垫底的”。


在程序员的世界里,有一条公认的金线,即百度的T6,阿里的P7,或腾讯的T3.1。跨过去了,才能抵达传说中“月薪五万”的美好生活。?


当然,金线的意义不在工资,还在于告别死工资,即享有分期权的权益。此外,在吕锐的概念中,T6也意味着成为大神,从此“平趟西二旗” —— 即西二旗的互联网公司随便挑。


T3与T6之间的距离,既远又近。虽然只差三次升职,但每次的难度呈指数级上涨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百度大厦。


今年年初,吕锐入职了百度外卖,工作地点从东三环换到了西二旗。他没想到的是,短短八个月内,百度外卖被并购重组了两次,东家从百度换到饿了么,再换到阿里。


如今,吕锐是一名阿里员工,做着“百度外卖”这项产品的后端工程师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晚上九点半,滴滴公司楼下的便利店外,一位百度外卖小哥一边等活,一边刷抖音。


吕锐并不排斥“被卖掉”,变化也意味着机遇。再退一步,“薪资肯定会调”。


如今,他的时间被工作填满,朝十晚十是标配,忙起来就没日没夜。最近的一次加班是凌晨两点,“那时候打滴滴是不用排队的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吕锐搬到了公司附近。下班后,他骑着“618促销节”买来的电动车回家。


但生活确实像“月入五千”。


后厂村被诟病最多的,是滞后的生活配套。沿着后厂村路从头走到尾,目之所及,只有庞大的办公楼和尚未茁壮的新树。


这里没有商铺,星零的饭馆、便利店和餐厅显然无法满足数十万人的生活需求。于是,来来回回的外卖小哥如同毛细血管般,撑起了三公里内的消费逆差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七夕节当天,后厂村路口的送花小哥。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附近一家相对体面的餐厅,多次承担了后厂村人的迎新、离职、聚会等活动。


入驻后厂村的互联网企业,也努力填补着这里的生活空白 —— “不然谁还愿意来呀。”


公司内部俨然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型社区,餐厅、便利店和健身房是标配,按摩房、洗衣间、酒店应有尽有。


“一旦走进这个房子,你就觉得根本没必要出去了,吃喝拉撒都解决了。”


在后厂村工作多年的小马说,这里特别适合“佛系青年”,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单身码农,恨不得一日三餐都在公司解决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号称后厂村最好吃的网易食堂。一位前员工表示,“全靠同行衬托”;另一位在职员工透露,公司食堂阿姨的菜勺也会跟大学时一样,狂抖。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网易健身房。


初来乍到的小白还不太适应,她常常在深夜的办公室里感慨,自己跟若干年前的国企女工并无区别。至于人人称道的程序员,就像厂里的技师,待遇高一点。


她看到哈尔滨作家贾行家讲述东北往事,说从前的大厂里有一个管子,下午能流出橘子汽水。而自己所在的公司,也能提供源源不断的咖啡、花茶和柠檬水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傍晚,在公司楼下组团散步的百度员工。


作为一名运营,小白认为互联网行业并没有看上去那般光鲜,内部也有起伏和消亡。


“比如在今日头条,运营岗已经非常少了,他们更倾向于招'增长',工作内容更细更专,运营这个职位说不定也要淘汰了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晚上10点,在网易加班的员工。对面的百度大厦依然亮着灯。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同一时间的新浪大楼。


对吕锐而言,程序员不是没有欲望,他们的欲望在别处 —— 他和妻子刚卖掉老家两套房,凑上了北京的首付。他想着,等过几年还贷压力小了,还得再买一套。


比起薪资,户口才是那道跨不过去的鸿沟,事关小孩的上学问题。“实在不行的话,可能会落个天津户口吧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后厂村一架共享单车内,贴着“落户天津”的小广告。


在刚刚入职的子寒眼中,买房、安家、落户都过于遥远,KPI就摆在眼前 —— 为了达标,她曾熬夜录节目录到睡着,也曾默默在出租房掉眼泪。


“你会觉得,像这种办公大楼,只是搭起来的一个幻象,你可能在这里工作,但其实并不属于这里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子寒曾经非常讨厌父亲抽烟。直到工作之后,自己偶尔也抽的很凶,才理解了父亲的不易。




从硅谷到“中国硅谷”


一头短发的凉亮,喜欢穿T恤和球鞋,随身的帆布包上印着“怎么还?结婚?关你屁事”,她说是用来对付七大姑和八大姨。


年初,因父亲生病,她离开生活了八年的美国,将工作从硅谷换到后厂村 —— 拿着相当于百度T6的工资和期权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“我感觉不用到T6,T5就能平趟西二旗。”


凉亮不是程序员,是一名数据分析师,回国的第一份工作选择了滴滴。“比如派单距离、打车价格、差评的权重等问题,都是我们解决的。”


即便是滴滴的数据分析师,她也经常打不上车:“这边九点后公司都报销嘛,我也没办法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晚上十点半,在后厂村路等车的人。


对于“后厂村没有生活”的指摘,凉亮并不认同,“硅谷也很无聊啊,下班后就知道去酒吧,还都是Gay吧。”


回国反而成了一次意外之喜。凉亮说,后厂村的人都聪明,“在美国,狼人杀只能玩最简单的角色,预言家和狼人,连猎人都搞不懂,反应还特别慢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网易大楼的台球室。


在她眼中,硅谷“就那么回事儿”,没有所谓的狼性,许多知名公司还被调侃为“养老俱乐部”。至于堵车,是一个全球性难题,硅谷上下班也堵,但不至于堵到晚上11点。


“好多人觉得硅谷高大上,实际上发展挺慢的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滴滴大厦南侧,一处尚未拆迁的房屋。


在滴滴工作了半年后,凉亮跳去了一家创业公司,办公地点仍在后厂村,职位变成了增长副总监。她依然不太适应国内的工作方式,比如繁琐的流程、比如汇报工作 —— “我很多年没摸过PPT。”


还有比狼人杀复杂得多的人际关系。


直到一位身家过亿的大佬为她指点迷津,“国内啊,说白了大老板开心就行。”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今年七月,网易的HR重新调整了工位的排布,增加了食堂的餐线,以容纳更多的新员工。


在传说中的“互联网的十字路口”上,百度、网易、新浪各占一角,剩下一角,是建设中的腾讯大楼。


所有后厂村人都笃定,鹅厂入驻的那天,交通将变得愈发糟糕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“互联网的十字路口”。


但交通或环境都不算重要。


这一年来,凉亮身边许多曾经在硅谷工作的朋友,都相继被挖来了后厂村,其中不乏在Facebook、Uber、谷歌任职的技术大佬。


可以预见,后厂村基建的速度始终追不上互联网企业的发展。在北五环外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“月薪五万活得像五千”的传说仍在继续。


后厂村折叠:月薪追赶五万,生活低于五千

一位前微软的分析总监吐槽,回国后办理信用卡,银行只批了6000块钱的额度。



参考资料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[1] 《“中国硅谷”AB面:后厂村的高速繁荣与集体焦虑》,周慧,21世纪经济报道



摄影: 肖翊  编辑:胡令丰


胡令丰 本文来源:看客 。网易内部来源 作者:看客 责任编辑:胡令丰_NN4504
分享到:
跟贴0
参与0
发贴
为您推荐
  • 推荐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时尚
  • 科技
  • 军事
  • 汽车
+ 加载更多新闻
×

不止讲楼市!任志强揭财富思维秘密

热点新闻

态度原创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x
经纪公司称从未听说此事 何时与刘诗诗办婚礼? 14名选手争夺4名额 找车位 我绝对没有(图) 绅士风格儒雅(图) 苍井空现身内地公司年会 国内定档10.22 甜蜜的人生 男方未定是否出席
过去的我回不去了 汪峰工作室否认 路边摊买手抓饼(图) 林志颖晒搭乘Hello 辩护人称不属实 学步车 导演执导有望引进 倾力欧亚电影市场 林志玲高情商破解难题 邀请:哈林位置本该我坐 你敢不敢和我谈场不分手的恋爱 嘉熙 不过这次是因为情怀